再读中文网 > 剑魔志之虎啸山庄篇 > 第二回 大朝会

  大宋汴梁〔汴梁宫〕

  今天的早朝有些不同寻常,刚刚返京的黄裳带回了女真人建国的爆炸性新闻以后,整个〔汴梁宫〕上至〔宋徽宗赵佶〕下至文武百官,俱是严阵以待,因为一举铲除辽国的契机近在咫尺了!

  头戴黑冠、身着赤袍(和阴阳五德说有关,

  战国邹衍(〈寻秦记〉里的那个糟老头)提出的阴阳五行始终说,把每个王朝都配以金、木、水、火、土(就是所谓的五帝)。具体说就是虞土、夏木、殷金、周火。

  秦始皇开始就采取这个系统来证明秦朝的正统性,所以秦尚黑为水德,汉朝起先也尚水德(解释是秦朝只是一个过渡期,所以不算),汉武帝又改为土德(土克水),来继承秦的水德。

  到了王莽,刘向父子又经过一系列手脚,定汉为火德,以后基本按此排序(其实主要也是做舆论宣传)具体来说就是:

  东汉(火)——曹魏(土)

  ——晋(金)

  ——北魏(水)

  ——北周(木)

  ——隋(火)

  ——唐(土)

  ——后梁(金)

  ——后汉(水)

  ——后周(木)

  ——宋(火)

  ——金(土)

  ——元(金)

  自元之后,又变为相克说:

  元(金)

  ——明(火)

  ——清(水)

  宋朝排下来就是火德了,自然尚赤了。所以宋代皇帝皆穿红袍,戴黑冠。)的〔宋徽宗赵佶〕端坐于龙案之后,脸膛因为兴奋而赤红的他打量着坐下群臣,他之所以如此兴奋,是有原因的,因为

  然而今天被派往〔名剑山庄〕助拳的大内文官黄裳带回来的这条得至赵山河的消息,让〔宋徽宗赵佶〕兴奋不已,一雪契丹辽人欺压指日可待了!

  以前的〔宋徽宗赵佶〕对他哥〔宋哲宗赵熙〕的宠臣〔高贯京〕恨入骨髓,但讽刺的是,如今他的宠臣的名字如下:

  高俅、童贯、蔡京!

  高俅:

  高俅(?—1126年),北宋末年人,生于汴京(今河南开封)。初为苏轼小史(书僮),后事枢密都承旨王诜,因善蹴鞠,获宠于端王赵佶(即徽宗)。宋徽宗即位后,官至开府仪同三司,在任时宋军政废弛,高俅便飞黄腾达,很快官至太尉!

  童贯:

  他的经历充满了传奇色彩,曾身先士卒,率军多次打败西夏,蚕食其大片国土,累计斩首数十万。宣和三年率军讨平方腊叛乱。宣和七年收复全燕之境,自大汉奸石敬瑭出卖国门幽云十六州一百七十五年来,第一次正式收复,被封广阳郡王,

  童贯身材高大魁伟,皮骨强劲如铁,双目炯炯有神,面色黢黑,一眼望去,阳刚之气十足,不像是阉割后的宦官,这可能和他年近弱冠之年(20岁)才净身有关,尤其牛掰的是这位太监兄还有稀稀拉拉的长髯,更添几分威武!蔡京主持国政后,推荐童贯监军西北,意在收复青海甘肃地区四州之地。童贯担任监军后,随大军进发到湟川,行将开战之际,突然接到皇帝手诏。原来皇宫失火,皇帝认为是不宜征战之兆,急令止兵。童贯看过手诏后,若无其事的折起来塞进靴筒。军中主将问他,皇帝写了些什么?童贯回答说:皇帝希望我们早日成功。

  在这次战争中,童贯表现低调,他支持、配合领军将领,打了一连串漂亮仗,平息了西北部族的叛乱。收复四个州后,将领们兴高采烈地领功受赏,童贯则在庆功宴会上慢悠悠地拿出皇帝的那份手诏,传示军中将领观看。大家看完无不大吃一惊。领军主将惶恐地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童贯回答说:“那时士气正盛,这样子止了兵,今后还怎么打?”主将问:“那要是打败了怎么办?”童贯说:“这正是我当时不给你们看的原因。打败了,当然由我一人去领罪。”据说,当时众将领“呼啦”一下子跪了一地,无不感激佩服。

  与此同时,童贯还做了另外一件相当打动人心的事。开战后,阵亡了一位奋不顾身的将领。当时,这位将领的妻子已去世,他战死后,他的独生儿子流落街头,成了乞儿。童贯下令将他找回来,当众认这孩子为义子。令在生死场上搏杀的将领们十分感动。

  大宋帝国已经许久没有军事上的光荣与辉煌了,这次胜仗,对于大宋极其重要。童贯也成了帝国冉冉升起的一颗耀眼明星,英雄般受到京城朝野上下的热烈欢迎,并且长久地照耀在帝国黑沉沉的西北部上空。

  在此之后,童贯常年出没西北,主持该地区军事。并率兵连打几次胜仗,相继收复了积石军(今天的甘肃贵德)和洮州(今天的甘肃临洮),从此,童贯成为名副其实的帝国柱石。

  蔡京:

  字元长,北宋权相之一、书法家。著名书法家蔡襄的堂弟,北宋兴化军仙游县慈孝里赤岭(今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枫亭镇东宅村)人,熙宁三年进士及第,先为地方官,后任中书舍人,改龙图阁待制、知开封府。崇宁元年(1102),为右仆射兼门下侍郎(右相),后又官至太师。

  〔宋徽宗赵佶〕深恶痛绝的〔高贯京〕又以这种形式复活了!

  〔宋徽宗赵佶〕道:

  “对于北境女真立国,并彻底与辽开战之事,诸位爱卿如何看待?”

  虽然宋朝自太祖立国以后就因〔得国不正〕而重文轻武,一百多年以来,武将的地位被文官压的透不过气来,但是自两年前因收复中原王朝丢失了一百七十五年的〔燕云十六州〕后军功盖世的童贯崛起以后,文臣对于武将轻慢的态度便消失不见了,加之文官为首的高俅以及蔡京与童贯私交甚笃,而且又有恩于蔡京,所以圣上问话后,他第一个回禀,无人有异议。

  “启禀圣上,臣认为辽金二国,不论谁输谁赢,日后都将是大宋的心腹大患,所以臣提议,应即日向雁门关大批增兵,一旦北境烽火尘埃落定,咱们就出关北伐,将北患彻底平定!”

  之所以管〔燕云十六州〕当时,北宋针对辽国构筑的军事防御体系分为山西北部和华北平原两个部分,在山西北部凭借崇山峻岭之上的内长城据险以守,由此内长城之上的雁门关成为了防御重镇,北宋在此屯集了大量军队;而在华北平原,虽然已经没有有利地形来阻挡辽国的骑兵部队,但是北宋还是想尽了各种办法,来制造有利地形,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榆塞和沽塞。

  首先,榆塞指的是以种植榆树林带来阻挡辽国骑兵的一种防御手段,当时北宋方面沿着两国边界白河沟种植了大量榆树林,慢慢形成了林木茂密的一片森林带,从而限制住了辽国骑兵的战斗力,有利于北宋扬长避短,发挥步兵的作用。其次,沽塞指的是以修筑河网来阻挡辽国骑兵的一种防御手段,华北平原东部靠近大海,本身水资源比较丰沛,当时北方方面在华北平原挖凿了纵横密布的河流,将北方旱地变成了江南水田,同样达到了阻挡辽国骑兵的目的。总之,北宋在华北平原修筑的大量榆塞和沽塞,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因为燕云十六州丢失而带来的军事压力,有效阻止了辽国骑兵从华北平原长驱直入地进攻,使自己处于防御地形上的优势。

  在这样的情况下,辽国方面已经不能像五代十国时期那样屡屡从华北平原突破防线攻入内地,只能围绕内长城上的雁门关来做文章,只要拿下雁门关,辽国骑兵还可以从晋中平原一路南下直抵黄河岸边。

  所以童贯提议增兵〔雁门关〕的构思。

  这时候平日里好的几乎穿一条裤子的高太尉提出了反对。

  “启禀陛下!臣认为童太傅贸然增兵的做法太过激进,一个操作不当,搞不好会使得掐的正热闹的辽金两国方向成见,拧成一股绳,兴兵南侵!”

  〔宋徽宗赵佶〕听后眉头一皱,不管是军功盖世的童贯童太傅还是球技顶呱呱的高俅高太尉,他们二人刚刚的意见都很有道理,一时间这个赵画家不知道采纳谁的一见到比较好了,之后他就将询问的对象放在了于前两位分量差不多的蔡京蔡太师身上了。

  “蔡爱卿对此有什么看法?说来听听。”

  蔡京看了看高俅,又看了看童贯,之后出列道:

  “回禀陛下,臣认为童太傅和高太尉所言都有一定的道理,一方面北境狼烟四起,我大宋一举平定北患之机近在眼前,不可错失,不过辽金两国虽然斗了个你死我活,但是对于大宋的堤防一点不会掉以轻心,万一如同高太尉所言,当北边那两头疯狗意识到来自南方的枕戈待旦,恐怕他们之间恐怕就会放下成见,转而同仇敌忾向大宋投以凶残的目光了!所以臣愚以为,增兵暂且不忙,不过正所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对〔雁门关〕以及与之互为犄角之势的〔霸王城寨〕运动大批粮草辎重、军备物资,做到有备无患,另一方面,继续摆出歌舞升平的假象,以安北境二狼之心,令他们放心死磕到底!”

  听到蔡京将辽金二国与狼狗相类,〔宋徽宗赵佶〕与满朝文武俱是忍俊不禁,一时间朝堂上下气氛一派轻松,任北境局势风云变幻,也是他们摆弄于股掌之间的小把戏!

  ——————————————

  一条不知名的山间野路上,十个人正坐在道边休息,其中一个白发红袍的俊朗男子,用一个半覆式鬼脸面具扇风,一般说道:

  “日前幸亏老四的蛇奴偷听到了念阳枭对〔妙风使〕的交代,不然这会咱们哥儿几个已经凉透儿了!”

  说话的正是当日在白云峰上被秦无伤全方位压制的〔摩乎罗枷王〕。

  一旁倚在大树上的〔迦楼罗王〕一边剃着指甲,一边恶狠狠的说道:

  “哥儿几个,你们咽的下这口气吗?不如……”

  话没说完,他用手在脖子上做了一个〔切割〕的动作,意思不言自明。

  不远处坐在巨石上,擦拭〔青龙偃月刀〕的〔阿修罗王〕头也不抬道:

  “老二,你的愤怒我明白,只是〔端木擎天〕这会儿虽然伤兵满营,咱们突袭绝对大有胜算,但把〔大明尊教〕搞掉了以后,咱们去哪?继续听〔赫连铁树〕那浑蛋的号令吗?”

  手里把玩着一条银白色的小蛇儿的矮胖子说道:

  “大哥所言极是,〔端木擎天〕一伙〔明教〕余孽此番安然回到〔光明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要知道以前〔赫连铁树〕在他们手上吃亏吃的海了去了,如果被他发现〔明教〕精锐净尽去,他要是没点儿动作,他就不是睚眦必报的〔赫连铁树〕了!所以,咱们犯不着冒险去找这个厂子,让他们狗咬狗比较好!”

  〔摩乎罗枷王〕用他已经变成了乌兹钢锯的〔乌兹钢匕〕剃了剃指甲,之后说道:

  “既然不打算报仇,又不能回西夏,大哥现在咱们应该何去何从呢?”

  〔阿修罗王〕杵着刀起身道:

  “咱们既然不回〔明教〕了,什么〔阿修罗王〕、〔迦楼罗王〕、〔摩乎罗枷王〕、〔紧那罗王〕这四个彪呼呼的名字就没意义了,咱们就叫回原名吧,至于去向问题,我建议咱们哥儿几个投奔〔虎啸山庄〕!你们觉得怎么样?”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那个矮胖子嚷嚷道:

  “好嘛!大哥、二哥、三哥,你们跟〔虎啸山庄〕的对手眉来眼去暗送秋波的,我跟那个与三哥身形酷肖的家伙可没半点投契……”

  重新扣上面具的老三笑道:

  “老四,那位算盘兄对你可是手下留情了,他拿来制服你的那套动作咱们突围那天,我用这个弄死了两个魔教教众,轻松写意之极!当时他若存杀念,恐怕不等我们替你认输,你就死了!”

  “而且〔霸王城寨〕是个〔赫连铁树〕以及〔一品堂〕绝对不敢涉足的地方,在那,咱们也不用担心来自〔一品堂〕的骚扰,就这么定了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