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轻松系学霸 > 46.建模训练

  北方的暖气到了夜里真的很热,窗外飘着雪花,一只只的袜子舒舒服服的躺在热热的暖气片上。

  深夜的大学寝室,关了灯,两个舍友微微的鼾声此起彼伏。

  屋里很热,江焕脱掉了上衣,漆黑的宿舍,电脑屏幕发出的亮光照着黑暗之中江焕那雕塑艺术一般的八块小腹肌。

  白色微弱的电脑光,带着几丝冷光效果,从一个微微倾斜的角度映照着八块高凸的小腹肌,江焕自己也觉得挺好看。

  偷偷确认了一下舍友都睡了,八块小腹肌,再下拉了一下裤子,“咔嚓”一张很帅的自拍,发给了自己的姑娘秦靖。

  接着,江焕把自己用了整整半个考试月才整理完的报告论文发到了易岗的邮箱中。

  天地良心啊,易岗给他厚厚的超过几个g内存的数据,还让他保密!

  让他自己看着这些国民经济数据去写一篇论文,真的好难啊,江焕开始都不知道写什么,十几天的时间,都在浏览这几个g的国民经济运行数据了。

  这篇数据分析性报告,江焕用了整整一个月,他倒是找了一种新的途径。

  这个世界不仅仅没有“博弈论”还没有“大神凯恩斯”。

  所以,江焕这篇发给老师易岗的论文开创性地概括出的一个宏观经济分析模式:描述产品市场和货币之间相互联系的理论结构。

  在产品市场上,国民收入决定于消费c、投资i、政府支出g和净出口x-m加合起来的总支出或者说总需求水平,而总需求尤其是投资需求要受到利率r影响,利率则由货币市场供求情况决定,就是说,货币市场要影响产品市场;

  另一方面,产品市场上所决定的国民收入又会影响货币需求,从而影响利率,这又是产品市场对货币市场的影响,可见,产品市场和货币市场是相互联系的,相互作用的,而收入和利率也只有在这种相互联系,相互作用中才能决定.描述和分析这两个市场相互联系的理论结构。

  这样,江焕的分析把i投资,s储蓄,m名义货币量,p物价水平,m/p实际货币量,y总产出,i利率,经济中最重要的分析元素全部集合在了同一个模型之中。

  当然此时的江焕还没有能力形成一个完整的经济学理论,只是一个新的方法分析。

  江焕的邮件发出去不久,就收到了易刚的邮件回复:“收到,辛苦了!”

  看了看手表已经凌晨一点半了,江焕不禁开口赞叹了一句:“还没睡啊!”

  ……

  第二天没有考试安排,江焕的考试20多门,已经在两天内突击完了。

  最后他还写了一份燕大和贸大本科期末考试试卷难度分析报告呢,没想到,这份报告最后根本就没人要,这就让江焕有点小不爽了,什么意思,燕大的考试白考了啊?

  “早!”江焕进了逸夫楼的小教室打着招呼。

  教室里都是熟悉的,鲁文、张辉。

  别的院校,对全国数学建模大赛都很是紧张认真,似乎只有邓贺这里开了一节课就完全放羊了,要放假了,学校才想起,嗷,还有个建模小组啊!那聚一聚吧。

  “焕!早啊!”

  小教室里,即使成为了燕京金融界有名的人物,此时张辉还在捧着一本《会计学》读着。

  那该死的破基金对张辉来说,早就没有了开始的兴奋了,哪有什么挑战性啊。

  听说江焕都能提前毕业了,这个对张辉来说才是真正的刺激!

  现在基金已经扩张到了20亿美元,这还完全是因为人为限制的原因,再大的规模这几个小屁孩根本玩不起。

  20亿美元,一年4亿的投资收益, 8千万美元的公司利润,够花了。

  所以,一个多月前,秦澜开起了家里车库里的918,但是不舍得去夜店了,因为他自己赚钱了,自己钱花起来真心疼,家里早就断了他的生活费。

  听说鲁文倒是在公司挺充实的,带着公司的四个正式员工开始了征战,还拿了个什么奖。

  最后,红光满面的邓贺走了进来,看着教室里三个小兔崽子他就高兴,半年的时间,换了一套大房子!

  今年收入不错,放假了打算带着全家人出国转转,临走之前还是要把自己的任务完成。

  “好久不见啊!”

  “哈哈哈,邓教授好!”

  邓贺开口道:“不废话了,一会儿还要给我女儿去提一辆宝马车呢。”

  放了这么长时间的羊了,羊到底怎样,邓贺也不清楚,虽然江焕的一个金融模型创造了一个奇迹,但是建模大赛可没有金融建模,基本都是一些实际应用的问题,今天,邓贺就找了一个实际应用问题:对葡萄酒地的评价。

  这个还能用数学建模评价?

  是的,在数学家,尤其在华夏数学家的眼中,甚至八股文都能给它建立数学模型。

  一页ppt后面的背景是一片海边的葡萄园:

  在确定葡萄酒的质量时,一般都会找一些有资质的品酒师,而这就意味着一定的主观性,经验主义,总是会有偏差的,所以,我们今天考虑的将是用数学的方式理性、精确的分析。

  数学分析的关键是如何将实际问题转化为数学问题,而接下来,就是考验三人团队的配合了,建模、形成论文、计算机应用、答辩等等。

  几分钟的题目阅读,看起来像是一个专业的葡萄酒问题,但实际上,抛开“葡萄酒”,这本质就是一个数学问题。

  十几分钟的时间,江焕开始落笔。

  先是回归性分析,查看数据的拟合性,接着根据各个数据,带入不同的数学分析,不要去单纯的追求高大上的公式算法,简单的问题不需要复杂化,很快,江焕把一个实际性的问题分成了简单的四份,四张白纸一整合,他的建模完成了。

  “鲁文,张辉,这是我基础的模型构建,你俩先看看,然后,整理算法和输入电脑,鲁文交给你了!”

  “什么鬼?!这就完成了!”还在企图考虑哪种葡萄酿酒好,怎么酿的张辉一愣!

  “垃圾”鲁文嘲笑了一下张辉,接着自信满满地拍了拍胸脯开口道:“没问题!放心吧!我们基金的模型一直都是我维护的!”

  江焕很快的完成了建模工作,而鲁文也好效率的完成了编程。

  张辉的心情复杂了好多啊!他难道只是来打酱油的啊?

  邓贺检查了江焕和鲁文完成的工作,很满意,看来,羊,还是要放养,往常年份,他认认真真、辛辛苦苦的指导的建模小组都没有他满意的结果,今年不错,换了一种放养的方式,没想到成果这么棒。

  当然,高速的效率下,还是有跟不上的。

  教师里,江焕和鲁文忙着做模型,邓贺单独把张辉见出了教室交谈着:“怎么,张大经理自卑了?”

  张辉没有开口,只是低着头,从小他就是优秀的,但是遇到了江焕,他无比顺畅的优秀人生出现了意外。

  其实,张辉已经很优秀了,从小玩到大的一群富家子弟们,大学都是出国了,当然不是自己考的,而是靠家里用钱送出去的,只有他张辉,是靠着自己的能力考的大学。

  虽然不是燕京、水木顶级的高校,但是他的成绩向整个静海的富豪圈证明了,张家不是暴发户,是可以成为书香门第的。

  张辉很努力,很在乎自己的成绩,本以为他会在整个贸大是优秀的,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江焕,他有时真的在骂,江焕学习这么好,当初为什么考不上燕大、水木啊!

  邓贺,很喜欢张辉,努力、上进的孩子都是讨人喜欢的,邓贺对张辉也耐心了很多,开口道:“你已经很优秀了,年纪轻轻就是一个20亿美元基金的经理了,多棒!

  至于江焕,那就是一个神经病,你不用跟他比!

  你主要是学习!懂吗?

  没错,就算你就是来打酱油的又怎么了!你要知道,你很努力,也很聪明,整个贸大除了你,就没有人有打酱油的资格了,记住,跟江焕学怎么写论文,他的论文格式很厉害!

  问!不耻下问!”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轻松系学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