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新婚厌尔 > 第253章

  年绅在考虑杨可这是回到了哪个阶段,杨可的言语意思是自己要死,而且看了手腕,难道是那个时期?年绅尝试着安慰她了一句:“人死不能复生。可可,只有你好好的活着,他们才能安息。”

  杨可低下头,眼泪不停的流,失去父母的悲伤,怎么可能几句话就能安慰的好。这个世界上已经没什么值得她留恋的了,她最爱的爸爸妈妈,因为一场车祸,再也不在她身边了。

  果然是那个阶段,年绅心里一阵安慰,好在杨可没有将自己是谁都忘了,安慰她说:“可可,爸爸妈妈将你托付给我,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

  杨可反驳他说:“你胡说,他们是事故离世,怎么可能将我托付给你。”

  年绅很温和的看着她说:“你不记得了,在他们离开之前,我们已经结婚了。”

  杨可震惊的看着年绅说:“你说什么?”

  年绅将杨可的右手拉起来,低头看着它说:“你的右手臂上,有我的生日,还有我们儿子的生日。”

  杨可吓得几乎跳起来,她还有儿子?开什么玩笑,可是这样的事又怎么可能开的了玩笑,她撸起袖子看向自己的右边手臂,完全震惊了。

  她是疯了么……居然会将胳膊纹成这个样子,她这不是自绝舞蹈之路么?手臂变成这个样子,她怎么可能再站在国际舞台上?

  杨可拿起桌子上的水泼在手臂上,怎么蹭都蹭不掉。叉引丽血。

  杨可急的哭起来,她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好像还做了很多很疯狂的事情。年绅轻柔的将她抱在怀里,她也没有太过激烈的反抗,只是盯着手臂上的那两个生日,越看越觉得心里有一股很奇怪的感觉。

  “可可,不要急,慢慢来。”年绅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她只是静静的看着手臂,久久不肯说话。

  寻找记忆的路程太漫长,年绅心里很清楚,其实几乎没有希望,他想做的,只是重新开始。

  他希望杨可相信他所做的一切事都依然有意义,即使她不记得自己曾经做过什么,但要相信,就算记忆消失,他和她的过去一直存在。

  他与安荃和年念几乎用尽了所有方法让杨可去回忆,不管是触景生情还是熟悉的环境,她都很茫然。

  唯一让人欣慰之处是她不排斥净净,她和净净就像两个陌生的小朋友,从初次见面到玩成一片,虽然净净每天晚上不拱在杨可怀里就睡不安稳,但杨可内心就没有觉得净净是她的儿子,她甚至连生他的情景都不记得了。

  只是不排斥,并且因为年绅说这是她的儿子,所以出于善良的本性,她很关心。

  周六安荃和年绅计划好再去一次青海湖,年念想去吃烤全羊,毕竟上一次年绅被中途截走之后,她就再也没去吃过。

  不是没有顾虑的,那件事在谁的心里都有阴影,可年念坚持,那些讨厌的人也都已经伏法了,安荃便真的冒了险,带着他们去了之前吃饭的地方。

  老板娘还是那样热情,做的饭菜还是那样好吃,唯一不同的是之前需要被抱在怀里的两个小淘气,现在已经会在毡包里大呼小叫了。

  杨可吃的不多,也不太喜欢和别人交流,但能保持这样的情况,年绅和安荃已经很欣慰了。一切总是会好起来的,年念都已经能够很幸福的生活了,杨可也一定可以。

  回去的路上,又要经历那段荒凉的路段,杨可抱着净净,年念抱着明明一直在和她说话,她只是偶然笑笑,话很少。

  前方出了事故,有人停下来拦车,安荃虽然很不想停车,但毕竟有人需要帮助,就在车子减速的时候,杨可抱着净净的手开始发抖。

  不知道是车祸事故的原因还是什么,她只觉得这样的场景太恐怖了,最后直接抓住了身边年念的手,不停的说:“不要停下来,我们开过去,不要停下来!”

  年绅松开安全带直接翻到了杨可身边,净净因为妈妈太过紧张也有些怕了,年绅将净净抱在怀里,年念带着明明换到了后排,年绅不停安抚着杨可,她还是很紧张的大声催促着安荃不可以停下来。

  直到安荃将车缓慢的开过事故地点并且向拦车的人开窗解释了几句后,车子逐渐恢复了速度,杨可这才重新安静下来。

  她靠在年绅怀里,净净怕的也缩在爸爸怀里。

  “刚才那个地方,我看到你下车了,有两辆车,你上了其中一辆,很快就开走了。”杨可抬头看着年绅问:“你告诉我,这是不是梦?”

  年绅认真的看着杨可,摇摇头对她说:“不,之前确实发生过这样的事。”

  杨可凝眉道:“可是我不记得了。”

  年绅将她重新按回怀里说:“你不必记得,那些不好的事情,都忘记吧,只要记得现在生活幸福,就好了。”

  他眼神太专注,里面蕴含的情感太深,深到杨可根本就不想抵抗,点点头依然靠在他怀里,不管未来如何,至少她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可怜,在这个世界上,她还有依靠。

  ……

  三年后。

  净净和明明去幼儿园之后,杨可会去开设的芭蕾舞蹈班给学生上课,她带的学生都很努力,也很喜欢她,家长对她也很满意,虽然自己不可能再做专业的舞蹈演员了,可她心里还是放不下芭蕾。

  这一天早上她出门晚了一些,安荃和年念开了一家甜点店,白天都需要照顾生意,年绅则依然在家里接一些软件的私活做,杨可整理好化了妆就打算出门,一出去看到院门口站着一个人,带着纯黑的墨镜,一身黑衣,面色平静的看着她。

  看这男人的样子,好像是认识她的,但是她不记得他是谁了。本打算将年绅叫出来帮忙看看是不是以前的朋友,毕竟这几年他们的模式就是这样,但男人先开了口:“杨可。”

  他叫了她的名字,杨可有些迷茫,走到他面前很礼貌的笑了笑道:“我这些年脑子出了问题,过去的朋友都不认识了,你可以自报家门。”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新婚厌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