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大明王冠 > 第六百五十三章 护身符

第六百五十三章 护身符


  黄昏并不意外,解缙大才子尾巴不在天上才是怪事,性情使然。

  是以在临出发前一日,去了一趟解缙,态度还算诚恳的询问解缙,咱这个序要怎么写才能配得上那本全书,还请解大才子指点指点。

  这确实是个大事。

  永乐大典注定青史留名,它的序也一样,若是自己写的序通篇都是“啊,这就是永乐大典,啊,多么好的永乐大典,啊,神奇的中华瑰宝”之类的文字,那青史留名是留名了,不过是笑名。

  解府倒是进去了。

  毕竟解缙也知道黄昏在朱棣心中的分量,但一提起写序的事情,解缙的鼻孔就朝天了,颇为不屑的说此等瑰宝,非天子王侯世间大才,何德何能作做序于书前?

  你黄昏不是王侯,又不是大才,凭什么做序?

  所以说……

  情商是真的低。

  都这么说解缙情商低,其实他也有情商高的时候,比如历史上的谢解缙劝立朱高炽的时候,对朱棣说的“好圣孙”,还有猛虎图一事,都是情商和智商的完美结合。

  不过大多时候,解大才子对利益无关的事情就不愿意花心思了,所以才会有情商低的说辞,其实并不是情商多低,是恃才傲物。

  觉得天老爷第一我第二,你黄昏又不是朱棣,一个靠神棍发家的暴发户,老子解缙凭什么要违心的说那些委婉的话。

  直抒胸臆。

  其实这恰好的解缙的智商的表现。

  朱棣答应黄昏作序的事情,他其实知道一二,但这样一本书,陛下既然答应了两个序,那么作为当下第一大才子,又是主编人,解缙难道不想作这个序?

  想的!

  所以他要用言辞框住黄昏,让他知难而退,然后解缙就有机会去作序了。

  黄昏一听,哟,这作风果然很解缙。

  二话不说,起身告辞。

  本来还想提醒一下解缙注意着点李至刚,毕竟李至刚最近在搞关于永乐四年科举的小动作,而你解缙是永乐四年的主考官,到时候出了问题,你清白不了。

  这种情况下,黄昏当然没心情当老好人了。

  咎由自取。

  怪谁?

  很快,黄昏在解缙府邸吃瘪的事情传遍了应天,汉王和赵王系的人幸灾乐祸的很,忽然间就觉得恃才傲物的解大才子有那么点顺眼了。

  毕竟朱棣虽然让他们不准动黄昏,但看着别人收拾黄昏,也是暗爽的事情。

  朱高炽听说后,也是头疼。

  于是找了个理由,在东宫那边召见了解缙,如此这般一说,本以为解缙大概会想办法修复和黄昏的关系,哪里解缙鼻孔朝天,对朱高炽的话左耳朵右耳朵出。

  暗中给朱高炽出主意的三杨对此也是徒呼奈何。

  这样一来,黄昏更加远离太子党了。

  在临出发去顺天的头一天晚上,黄昏在主院里陪着妻儿,一家人其乐融融,刘明风又匆匆跑来,将黄昏拉到一旁嘀咕了几句。

  黄昏一脸淡然:“去年的科举,真有这些事情?”

  刘明风笑道:“有没有不知道,反正现在没有物证,人证就是最大的证据,其实证据并不重要,关键是看陛下信不信?”

  黄昏颔首,“确定不会牵扯到叔父吴溥?”

  刘明风道:“不会,李至刚似乎也很明白,他要针对的人是谁,所以这一次只针对那一个人,他怕牵扯到你叔父吴溥等其他人后,会让他孤掌难鸣,若只是针对那个人,加上此人最近在朝野之上的作风,很难有人愿意出面帮助他,所以这个事情捅出来后,就看陛下的态度了。”

  黄昏笑了笑,“既然和我们无关,我还那个观点,由得他们狗咬狗,而且我也深以为然,有些人总是要受一些磨难,才能把锋芒毕露的棱角磨平,否则永远成不了大事,对那个人而言,被李至刚这么收拾一番,不见得是坏事,但愿他到时候能幡然醒悟,改正身上恃才傲物的毛病。”

  解缙若能改之,将来不失为一良臣。

  若不改……

  那真是神仙也救不了。

  因为就他身上那臭脾性,连太祖朱元璋受不了,要冷他十年,朱棣又何尝能受得了,那样的性情就不适合官场。

  毕竟不是所有天子都是唐太宗。

  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当大唐那位梦中斩龙人魏征。

  对刘明风交代道:“这事我们不掺和,关注着就行,我明天就要出发去顺天,你在这边要盯着点时代银行,毕竟五万两黄金还在银库里摆着,我怕有人打它的主意。”

  一旦这五万两黄金丢失,时代银行就会陷入运作困境。

  纪纲不敢。

  但汉王朱高煦如果还是执迷不悟,以他的性情,这世上就没有他不敢的事情,所以还是小心提防着为妙。

  刘明风怔住,“蚍蜉义从保不住么?”

  黄昏压低声音,“虽然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但我现在对蚍蜉义从还没有完全的信心,毕竟是明教中人,我怕他们被人收买,所以还是要南镇抚司这边也帮忙盯一下。”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大明王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