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文骚 > 第147章 大家都是第一次(三更)

第147章 大家都是第一次(三更)


  封寒在房间里走了走看了看,韩舞应该是睡了老妈的房间,他把行李箱放在自己房间,虽然杨州游泳代表队会安排住处,不过封寒肯定是选择和韩舞住家里的,就为组织省点钱吧!

  正想着组织,组织的电话就来了,是杨州的号,应该是领队怒了。

  “是东扬一中的封寒吧,我们正在开往京城的火车上,还有一小时到京城,我知道你是王牌,但你最好在我们到之前,到酒店等我们!”领队很严厉的样子。

  封寒还不知道对方贵姓,“老师,我家在京城有房子,就不住酒店了,什么时候开始训练我再去吧。”

  “你……”

  “那就明天见咯,我会全力以赴的,拜拜~”封寒忙挂了电话,那边还在喊,“下午集训!是下午!”

  为自己争取了大半天时间,封寒准备好好陪陪韩舞,很奇怪,本来是要给苏嬛惊喜的,结果被韩舞半路截胡,以至于他暂时忘了自己还有女朋友这回事儿。

  韩舞又开始喊自己了。

  “来了,又怎么了?”

  “我忘了带洗发水了~”刚刚把头发润湿了一遍后的韩舞如是说。

  “好吧,我带了,帅气的男士专用,可以接受吗?”

  “上吧!”韩舞豪爽地伸手接洗发液。

  然而封寒上了,是上手,他直接把手上的洗发液呼在了韩舞头上。

  “喂,谁让你帮我洗了!”韩舞叫道,封寒终于忍不住做起了洗头小弟,袖子都快撸到胳肢窝。

  自作主张的封寒好心道,“我看你一个人洗太费劲了,你看都多久了,才刚过了遍水。”

  “你赶时间啊?”韩舞闭着眼睛问。

  “饿了,还等你开饭呢,你说赶不赶,早点洗完早吃饭喽~”封寒站在韩舞身旁,一边动手一边说。

  韩舞无语,索性闭上嘴,这是她第一次让男孩给自己洗头,爸爸和理发师除外,感觉有些不自在。

  封寒的手指很长,指甲很短,两只手一齐在她的头皮上按揉,动作非常温柔,当手指碰到耳廓的时候,耳朵本能地变红了,也不知道他发现了没有,韩舞闭着眼,根本不知道封寒是什么表情。

  封寒嘴巴微张,全程痴汉脸,刚开始还能保持淡定,后来看着韩舞绝美的脸蛋,细白的脖颈,他不禁想到了两部电影。

  阅片无数就是这点不好,联想太丰富,容易分神,其中一部是姜纹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面有夏雨帮宁静洗头的一段情节。

  虽然韩舞穿的比宁静多,身材也没宁静那么夸张,但此时她的脖子完全暴露在封寒眼前,又细又白,领口在弯腰的时候也露出不少景色,封寒都不敢看,怕犯错,18岁的少女啊,正是成熟时~

  “哎呀~”韩舞一声叫,打断了封寒对第二部影片的联想。

  “怎么了,是不是弄疼你了?”封寒纯洁地问,“大家都是第一次,体谅一下嘛。”

  “不要总是洗头皮,头发那么长,也要照顾到。”韩舞指导着第一次料理长头发的封寒。

  “哦,知道了。”封寒专心干活,感觉自己越来越自信,完全可以和Tony老师出道了呢。

  有了封寒的帮助,韩舞的头发果然洗的很快,之后她自己擦干,封寒又拿着吹风机,准备洗吹一条龙。

  “这个我自己来就好了。”韩舞的脸色还有一点泛红,封寒周到的让她不太习惯,一个多月之前,他虽然懂事,也没这么殷勤啊。

  最后封寒还是把韩舞按在化妆台前,亲自为她吹干,韩舞调侃道,“干脆你再帮我做个发型好了。”

  “嘿,你以为我不会是吧,”封寒自信满满,“你忘了,苏苏的发型经常是我负责的。”

  想到苏苏的双马尾,韩舞忙急忙拒绝,“饶了我吧,我都十八岁了。”要脸。

  封寒敲了敲韩舞的头,“十八岁而已,说的自己老气横秋的。”

  “可我都已经是两个人的姐姐了,那么俏皮的发型还是算了吧~”韩舞甩了甩长发,这语气活像是在说: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了似的。

  封寒进了图书馆,通过查询系统找到了一本讲编辫子的发型类图书,首图果然是无所不包啊!

  学习了一会儿,封寒根据韩舞的脸型,以及自己的能力,给她选择了一个发型。

  “双马尾确实不适合你的气质,这样,到床上来,我给你做个新发型。”

  这话让韩舞眉头一皱,“做头发需要到床上做吗?”

  韩舞似乎误会了,封寒再次解释,“我上床,你在床下就行。”

  韩舞更疑惑了:这是哪一式啊?

  封寒脱鞋上床,站着招呼韩舞,韩舞将信将疑地走过去。

  “转过身。”

  韩舞背对着封寒,封寒把韩舞的长发拢在一起,使其竖起,又道,“现在开始转圈圈。”

  “这样?”韩舞转了一圈问。

  “再来,多转几圈。”封寒提着头发道。

  韩舞开始觉得有点意思了,像只勤奋的小彩旗一样,开始一圈又一圈地转了下去。

  当头发绷上劲儿后,封寒喊,“停!”

  韩舞一个急停,有点不稳,晃晃悠悠就摔倒了,幸好是朝床的方向摔了下去,直接把封寒也压倒了。

  温香暖玉抱满怀,搂着韩舞的腰,封寒反应了!

  幸好韩舞没反应过来,起身晃了晃脑袋问,“接下来怎么办?”

  封寒手上的头发还没松,他强忍着冲动完成最后的步骤。

  最后韩舞看了看镜子,“丸子头啊~”

  “你别小看这个丸子头,是不是非常简单易学。”

  韩舞摸了摸头顶的包,“凑合着吧,回头我再让舍友弄,走,吃饭去吧。”

  “嗯,快吃吧,吃完我还要去集训。”说谎的封寒不敢看韩舞的眼睛了。

  “啊?那今晚你还回来吗?不回来的话,我就回学校住了。”韩舞问。

  “当然回来啦!”封寒只是怕出事,他现象就像一个高温的火药桶,易燃易爆炸,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找人烧一烧,燎一燎,炸一炸。

  和韩舞分开后,封寒打车,出现在了著名的京城电影学院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