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文骚 > 第498章 更喜欢谁

第498章 更喜欢谁


  虽然很困,眼圈有点黑,眼睛有点酸,但鹿幼溪依然神彩奕奕地盯着视频画面,期待发生点什么。

  昨天封寒克制住了。

  他觉得刚刚享用了鹿幼溪的声音大保健就去找小舞,对鹿幼溪不尊重,对小舞姐也不公平。

  所以一直忍到天亮,这才偷偷潜入,想给小舞姐一个甜蜜地早安吻。

  封寒坐在床边,手指轻抚着小舞姐的长发,

  结果还没用嘴,只是动了动手,韩舞就醒了。

  不过和很多套路一样,她在装睡,想看看封寒这个小坏蛋会做什么,会做到什么程度。

  鹿幼溪盯着屏幕,兴奋道,“开始了,开始了!”

  封寒开始亲吻小舞姐了。

  见小舞姐没动静,封寒又去亲她的耳垂。

  鹿幼溪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如果封寒亲的是她,她肯定就软了。

  不过封寒硬了。

  俯身的时候,他发现小舞姐的领口好低,好低,里面似乎也没有bra。

  他轻轻挑开,手指急转直下,整张脸也凑了过去。

  让鹿幼溪惊奇的是,她发现封寒低头的时候,韩舞睁开了眼睛!

  调节焦距,拉进镜头,真的睁眼了!

  但她最终选择了而沉默。

  哈,玩情调啊,看你能忍几时~

  当封寒抬头的时候,韩舞马上闭上眼假装睡觉,然后封寒就越来越得寸进尺了,现在鹿幼溪可以确定,他们两个肯定事先吃了小苹果,所以现在就只有自己落后于进度了吗。

  正这么想着,也不知道是封寒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韩舞终于忍无可忍,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

  于是偷袭变成了强攻,很快两人就交火了。

  韩舞虽然表现地不情不愿,但最终还是让封寒得逞了。

  然而鹿幼溪依然没有看到什么肉戏,这两人竟然盖着被子整!

  这也太过分了!

  不嫌热的吗!

  鹿幼溪除了看到被子鼓来鼓去,就只听到一些乱七八糟的声音。

  而这场乱七八糟的战斗在苏嬛出现的时候戛然而止了。

  她竟然也来了!直接推门而入。

  她会不会也参与进来?

  难道他们关系已经好到可以大被同眠的地步了!

  鹿幼溪还要再看,外面的鹿皓歌忍不住喊道,“溪溪,吃饭啦,上学快迟到了!”

  “哦,好,我这就来!”鹿幼溪嘴里应着,心里却万般不舍眼下的好戏。

  不过上学时间也确实快到了,算了,还是放学看回放吧。

  放学是等不了了,课间的时候,鹿幼溪就在厕所偷着用手机看了后续剧情。

  比较让人失望,随着苏嬛的到来,封寒和韩舞的动作戏也戛然而止,不过他们仨倒是很自然的样子,显然这种情况并不是第一次了,这叫鹿幼溪有点吃味儿,感觉就像自己被孤立了一样。

  到了下午的时候,封寒就从京城回来了,他先是去了一趟易子方家,检查了他画的人设。

  这家伙现在把全部心思都扑在《风云》上,并寄希望于借此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当人走到绝路的时候,突然又看到了一条生路,即便这条生路无比艰难,他也愿意奋勇攀登,易子方就是这种情况。

  为了满足封寒的要求和审美,封寒离开的这两天,他画了不下10组风云二人的人设图稿。

  另外其他配角也都画了最少两稿供他选择。

  虽然他的画工不那么专业,有时候略显粗糙,但对于角色的理解是完全正确的,他画出了封寒想要的聂风和步惊云。

  从中选出了自己心仪的人设后,封寒递了一个笔记本过去,“这是我目前想到的风云第一部雄霸天下的剧情梗概,细节不多,大部分对话也省略了,这些要你自己来设计填充,你看的漫画比我多,肯定对漫画语言比我更了解,这方面我就不班门弄斧了,你自己拿主意。”

  “我们的漫画真的可以在杂志上发表吗?”易子方拿着剧情大纲,还有点发愣,就这么简单?

  封寒笑道,“你现在最紧要的应该是选一个笔名,当然,用原名也可以。”

  易子方道,“其实我已经想好了,就叫变形易。”

  “好么,我写的小说叫变形记,你叫变形易,蹭我热度。”封寒玩笑道。

  易子方嘿嘿笑道,“你小说还是根据我写的呢,我蹭回来名正言顺,对了,小说将来在哪里发表啊,我一定要买。”

  这个,封寒想了想,“我得跟我爸商量一下。”

  接着封寒又跟易子方说了一些关于漫画的相关事宜,包括每画一回就发给他,边提意见边修改,等累计能有十几回再发表,毕竟易子方是新人,手速慢,多备一些存稿不是坏事。

  之后封寒回了学校。

  倒不是为了上课,现在下午的课程都要结束了,他不过是为了去游泳池泡一泡,另外等着接老婆放学。

  再次见到封寒,鹿幼溪不顾这是学校,不顾那么多同学看着,直愣愣就往他怀里扎。

  想到两人差点离婚,她就后怕,如果当初自己那番话没有唬住苏嬛,自己可能就已经是离异妇女了,想想都背脊发凉啊!

  封寒听到她小声说,“你还是我的~”

  忍不住笑了笑,拍拍女孩的头,封寒道,“我永远都是你的,好啦,那么多人看着呢,保持半米安全距离。”

  “我就抱着你,看谁敢说什么。”

  “晚上去家里吃个饭吧,我妈估计挺想你的。”

  “嗯!”

  鹿幼溪重重点头,然后又在封寒耳边道,“虽然我是晚来的,但是有一点我比她们强,咱妈更喜欢我!”

  “你确定要跟小舞姐比妈妈的宠爱程度?”

  “不一样的,她们那是母女的喜欢宠爱,我这是婆媳的!”鹿幼溪据理力争道。

  然而到了家里,鹿幼溪还是鬼使神差地问了梅凤巢,“妈,我和小舞姐你更喜欢哪个啊?”

  梅凤巢疑惑地看看儿子,“怎么问我,难道不应该是问他,咱俩掉河里他先救谁吗?”

  见梅凤巢要祸水东引,鹿幼溪不依道,“不能转移话题,问我和小舞姐的事呢。”

  “这个,那个,”梅凤巢试探道,“我要说都喜欢,一样喜欢你肯定不满意对吧。”

  鹿幼溪点点头,梅凤巢无奈,只好抓住苏苏,“我更喜欢这个!”

  这个答案和两个都喜欢其实也差不多,区别只是,这个答案把两个都得罪了。

  懒得看女人们之间的无聊游戏,封寒找上老韩。

  “爸,”这一声已经叫的很顺口了,反正也是岳父大人,不亏,“我这里有一篇短篇,您帮我看看发哪里合适吧。”

  韩士群接过一看——变形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