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文骚 > 第670章 反派们的狂欢(2)

第670章 反派们的狂欢(2)


  对于封寒出轨,鹿幼溪被绿的新闻,有人比当事人还要激动。

  嘿嘿,终于被人抓住小辫子了吧!

  首当其中的就是被封寒玩坏的歌手莫傲。

  莫傲因鹿幼溪跟封寒结仇,发歌被抨击,拍电影被打击,现在落魄到只能在基圈混。

  好在男友背后的家族很厉害,他偶尔还能接一些综艺节目,虽说感情生活不是很幸福,那个姜博团花的很,就喜欢年轻的小鲜肉,好在公公喜欢,姜老太公也欣赏他,让他以为自己能在姜家的庇护下过一辈子。

  有了靠山,胆子也就大了起来,说话自然无所顾忌。

  这种时候不落井下石简直对不起他和封寒相识一场。

  “这种事早就预料到了,这个人看面相就知道不是安分的人,我知道有人肯定会说封寒有权利娶两个老婆,对啊,他有权利娶,鹿幼溪还有权利离呢,支持幼溪,姐妹们顶起来!”

  虽然一个大男人说这种感觉有点恶心,不过莫傲此时就是走的这种人设,他的风格已经固定成这样好久了,还是有人欣赏的,审美久了,审丑的就有市场了。

  莫傲的一条嘤嘤让网上支持鹿幼溪跟封寒离婚的声音空前高涨了起来,而且还支持封寒净身出户,和小三去喝西北风吧。

  与此同时,《辰报》的喷子编辑季晓冉再次跳了出来。

  上次他喷封寒的侏罗纪公园不值千字5000,这次他喷封寒不值得女人去爱。

  “一个男人,竟然能无耻到这种地步,公然在妻子眼皮子底下偷人,把我们天真善良的溪溪当傻子一样戏耍,我不答应,溪溪的粉丝也不能答应!

  我将代表沪城所有报业人,支持鹿幼溪,声讨并封杀渣男封寒!”

  因为加了星,认了证,很多人看到,还以为沪城所有报业从业人员真的委托季晓冉声讨封寒呢,顿时吸引来了一大票跟风者。

  “看吧,连沪城整个报刊行业都看不下去了,这下子封寒惨喽!”

  “该,活该!”

  “渣男封寒人神共愤,我们京城粪业也愿意共襄盛举!”

  “我是西莞鸡业协会会长,也愿意抵制封寒的作品!而且拒绝他来我们这里消费!”

  不过很快就有人出来戳穿季晓冉。

  《申报》主编费新颖公开表示,“对封寒和鹿幼溪的感情问题,我不想说什么,不过这个叫季晓冉的人我们确实不认识,在此声明,申报,不愿意被他代表!”

  申报主编的影响力自然更大,粉丝也多,互相关注的朋友都是社会成功人士。

  在费新颖之后,越来越多的沪城报业从业人员出面划清跟季晓冉的关系,表示根本不认识这个傻叉是谁。

  不过那句话说得好,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季晓冉所谓的“代表”在网上更得人心,即便有那么多报业大亨出面澄清,也抵消不了负面影响,大多数人都真的以为沪城报刊行业已经对封寒宣战,看看吧,人神共愤了!

  费新颖给韩蓉打了个电话,“韩总,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堵不住悠悠众口啊。”

  “我知道了,辛苦费主编了。”

  天涯传媒在沪城多家报刊都有股份,申报也不例外,费新颖等人的澄清是韩蓉下的命令。

  经过一段时间跟梅凤巢的交往,虽然梅凤巢对她防的死死的,不过两人却是很奇怪地成了朋友,力所能及的话,韩蓉还是不希望梅凤巢的儿子被媒体刁难的。

  ~

  现在已经不是蔡蝶飞的时代了,自从新书不成功后,他在石一拓那里的地位就被二五仔庄御取代了。

  之后文坛出来了一个李逸阳,文风跟蔡蝶飞类似,但笔力更强,更年轻,也更招青少年喜欢。

  在那之后,蔡蝶飞没有再写出一部好作品,他心态崩了。

  他觉得这一切都怪那个封寒,所以看到封寒落难,他弹冠相庆。

  并在嘤嘤上阴阳怪气道,“今天我怎么这么高兴呢,希望恶人能够受到应有的惩罚,即便法律无法定他的罪,也希望大家伙的口水能把他淹没!”最后@了余小呆。

  然后不多一会儿,知名作家庄御点赞了这条嘤嘤。

  又过了一会儿,另一位同行李逸阳也点赞了这条明显针对封寒的嘤嘤。

  因为李逸阳现在也很火,他点赞针对封寒的嘤嘤,在小圈子里也成为一时话题。

  或许是考虑到自己还在东扬一中上学,而在东扬一中,封寒的口碑还是很坚挺的,李逸阳很快就取消了点赞,并发了一条嘤嘤:不好意思,手滑了,我纯属看戏~

  ~

  “哈哈,活该!让你挤掉我,让你嚣张!”牧野出版社老总慕容牧也在办公室里叫好。

  虽然封寒不认识他,但他确定自己跟封寒有仇。

  曾经在小学课本里有一首诗,是他写的,就是为了给封寒腾位置,把他的诗挤掉了,要知道,那首诗一直是他最值得吹嘘的事,数以千万计的大夏儿童读过并背过他的诗!

  现在,他只是一个穷的只剩钱的大出版商了,没劲,没劲极了!

  而且封寒在《笑傲江湖》里写得大反派叫左冷禅,他老婆叫左玲婵,因为左冷禅那个角色太深入人心,他每次和老婆敦伦的时候,都会想到那个死太监,然后瞬间没了劲头。

  慕容牧甚至怀疑封寒已经知道了他,故意写这个角色来羞辱他!

  所以见封寒如今老鼠过街一般,他高兴地抱起秘书就亲,这时他老婆左玲婵一个电话打过来。

  “真是气死我了!”左玲婵道。

  “怎么了老婆?”慕容牧示意秘书轻声,问道。

  “还不是那个鹿幼溪,太没出息了,真给我们女人丢脸!”

  左玲婵的著名女权斗士,无党派人士,托父亲的福,在大夏政治体系中她也是有一席之地的。

  她毕生的梦想就是扫除这个社会对女人的种种不公,尤其是有爵者可以多娶的政策,更是让她深恶痛绝,每年开大会,她都要提议取消这个政策,包括皇上的后妃制度也要一并取消。

  当然,她从来没有成功过,其他官僚很多都是有爵者,或者很有希望得爵者,屁股在哪边显而易见。

  原本左玲婵对鹿幼溪很有好感,敢于跟坏蛋母亲作斗争,敢于年纪轻轻就嫁给自己爱的人,虽然她老公跟自己老公不对盘,但左玲婵还是支持鹿幼溪的。

  但从今天开始,鹿幼溪将永远地失去她,她真的真的太让自己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