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文骚 > 第865章 史诗级砍价(二合一)

第865章 史诗级砍价(二合一)


  颍王总算反应过来,原来这就是那首歌啊。

  封九幽继续清唱道,“我哪一块肉有义务听你讲,你好好想想!”

  颍王忙不迭地点头,这歌有意思,感觉就像两口子对话似的。

  “有没有请我吃过牛肉羊肉火腿香肠或鸡鸭鹅螃蟹龙虾鲍鱼鱼翅熊掌,有没有请我吃过烧烤火锅和麻辣烫或者混沌汤圆米线酸辣粉串串香……”

  被她这么一唱,颍王甚至觉得有点饿了,而且他感觉老婆好像还在吸溜口水。

  接下来的歌词基本就是美食串烧了,什么龙虾鲍鱼鱼翅熊掌,什么松鼠桂鱼糖醋里脊干锅肥肠,还有夫妻肺片小葱豆腐黄瓜蘸酱!

  看来封寒说的没错,这就是另一种形式的报菜名嘛!

  一曲终了,颍王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再也不说你胖了,你一点都不胖,今天咱们加餐吧!”

  “我要吃干锅肥肠!”

  “听你的!”颍王忙道,“那我现在就让老苏带着他女婿滚蛋?”

  “人家帮我写了歌,又是本家,怎么也得见一面啊!”封九幽从床上蹦了下来,“刚才我大吼大叫是不是特别失礼啊?”

  “哪有,你那是真性情!”颍王的小马屁打得非常熟练。

  封寒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九娘娘,这也不胖啊,反而很苗条瘦小,就是脸蛋微圆,反倒显得皮肤紧致,年龄很小。

  再看她的头发,是白色的,却不是正常的老年白发,倒像是染得,额,奶奶灰!好像是这么叫的吧。

  虽然都是白,但九娘娘的白发显得更加时尚,依然有减龄的效果。

  所以最终她给人的感觉也就是五十多岁的样子。

  封寒跟九娘娘施礼后,封九幽笑呵呵地把他扶起来,“你就是封寒吧,歌写的不错,写到我心坎里了。”

  “也是巧了,那也是我的心里话。”封寒人帅嘴甜道。

  “老家哪里的啊?”封九幽又问。

  “长安龙樱古城的。”

  “龙樱古城,姓封的~”封九幽喃喃道,“那咱们百年前估计还是一家呢,我祖籍也是龙樱的。”

  封寒不禁想,这位九娘娘莫非也是前朝太子一脉的?

  那她会不会知道什么呢?

  不过应该不会吧,如果知道了,还肯嫁给姓蓝的,怎么看都是女频言情小说里的剧情啊。

  容不得封寒多想,封九幽叹道,“这么好的孩子,我怎么就没个女儿孙女呢!”

  苏鸣鹤呵呵笑道,“你羡慕我和宋阁老,殊不知我们简直恨得牙根疼,精心呵护长大的宝贝疙瘩就让他一个人包圆了!”

  “我看你挺乐在其中的啊,”颍王在背后戳刀,“这不还陪女婿上门找我帮忙了吗。”

  九娘娘忙问,“什么忙啊,他办不了的我可以帮忙。”

  封寒如实道,“如今家里人口多,下一代马上也要生了,而且有猫有狗,所以想买个大房子,听说恭王打算卖恭王府,我是比较意动的,就是太贵!我手上的钱不太到位~”

  九娘娘立即道:“别听蓝祖旺那个王八羔子的,他就是想着最后捞一把大的,把祖产都败光拉倒,漫天要价而已,还十五亿,我看十亿他就会出手的,对了,你有多少啊?”

  封寒伸出一只手掌。

  九娘娘硬是把他的手掌翻了过来,并用疑问的眼神看他。

  封寒摇摇头,又翻了回来,“就五亿~”

  见九娘娘都犯难了,颍王笑道,“没事,五亿就五亿,先谈着,如果最后还是差点,老宋老苏能不帮忙吗。”

  苏鸣鹤撇撇嘴,“我可没宋家家大业大~”

  颍王如此信心十足,让封寒也看到了曙光,“那要不我们现在就去恭王府拜访?”

  苏鸣鹤摇摇头,“拜访是该拜访,不过你弄反了,当然是恭王来拜访颍王啊。”

  颍王笑道:“被你那首歌闹得,现在我和王妃都饿了,她还闹着要吃干锅肥肠,我吩咐厨子先把午饭做出来,边吃边等。”

  随即颍王打了个电话,说是有买家,让他过来聊聊。

  而九娘娘则在问封寒那首歌叫什么。

  歌名原本叫《舌尖上的胖胖》,是前世封寒听过的一首小有名气的网络歌曲。

  不过见九娘娘比较抵触被说胖,便笑道,“歌名叫《干吃不胖》。”

  九娘娘顿时喜笑颜开,“这首歌真不错,就算送给我了呗,抽空我录制好了发到网上。”

  “好的啊,娘娘您的嗓子一听就不简单。”

  “那是,以前我可是唱歌剧的,唱流行歌曲都大材小用了……”

  封寒封九幽两个相差五十多岁的人聊得很开心,而且仿佛没什么代沟,封九幽对年轻人喜欢的事物如数家珍,连《生僻字》都有所了解,前两天还让颍王帮她标注拼音呢。

  显然,岁月并没有在她的心智上留下太多痕迹。

  这或许就是因为她被颍王保护的太好了,所以才能保留着曾经的童真吧。

  封寒有点羡慕,希望将来他的几个老太婆也能如此~

  不到半小时,就听到门房通禀恭王来了,程序上确实比苏鸣鹤串门要繁琐一些。

  恭王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了一个王妃,应该不是正妃,看着能当他女儿了。

  恭王名叫蓝祖旺,近四十岁的年纪,微胖,个头不高,让封寒想起了寝室的印小祯。

  巧的是,恭王的女人身高修长,起码在一米七以上,而且还穿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看上去比恭王高了一个头,这应该也是恭王的爱好,好登山。

  这点跟印小祯更像了!

  “啊嚏!”印小祯趴在桌上,不知道谁在念叨自己。

  他抬头看了看屏幕上《生僻字》的下载量,已经超过10万了!

  虽然只能算是封寒作品中销售最低的,但也足以让他欣喜若狂了,接下来几年的学费有着落了!

  正想着下个月钱到手后要怎么潇洒,手机响了,竟然是鲁芝莘的!

  “喂,师姐,什么事?”

  “伤养好了吗?”鲁芝莘问。

  “咳咳!”想到鲁芝莘的手劲儿,印小祯装虚弱道,“好了一半了吧,你是不是想收回那两拳啊?”

  “是这样的,我爸爸新开了一家足疗店,想找明星商演,唱唱歌什么的,后来一打听,价格都比较贵,我就想到你了。

  你现在也算小有名气的网络歌手嘛,生僻字挺火的,而且你唱的沧海一声笑也挺有特色,有种病痛缠身不得不退出江湖的感觉,估计可以撑撑场面,放心,劳务费虽然不能跟明星比,可也绝对不少,视效果而定,没准我爸还能给你一个大红包呢。”

  “哎呀,什么红包不红包的,你能想到我,我能帮到叔叔,那是我的荣幸的!”印小祯乐的眉开眼笑,突然,“对了,你说你爸新开了个什么店?”

  “足疗店啊~”

  ……

  恭王不仅是个败家子,性格也很桀骜,进门后对伯父颍王行礼很是敷衍,而且在长辈面前跟妃子卿卿我我的,很没规矩。

  即便面对封寒这位金主,他也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尊重,而且显得自己特别没有见识。

  “先皇立的规矩,想买我那套宅子,必须是伯爵以上,你家老子是哪位啊?”恭王鼻孔朝天道。

  “他家老子是我,我是没资格,不过他有!”苏鸣鹤哼道。

  封寒觉得恭王这个头衔实在不适合眼前的蓝祖旺,估计也是破罐子破摔,从小就没学好规矩,也难怪鼎康帝不想跟他做邻居。

  恭王开动了一下脑筋,想不出这是怎么回事儿,然后看了一下身边的长腿妃子,那妃子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声。

  恭王这才道:“哦,原来是苏老先生的贤婿啊,久仰久仰,你叫什么来着?”

  “封寒。”

  封寒?没听说过,不过“封”,他看了一眼封九幽。

  九娘娘道:“你可以把他当成我本家亲戚,是不是该便宜点。”

  没想到九娘娘在恭王眼里很有威慑力,蓝祖旺缩了缩脖子,“看在伯父伯母的面子上,12亿龙钞好了,不过我要全款,别跟我玩贷款,麻辣个巴子的皇家银行,十个亿都不贷给我!”

  颍王一把将碗筷摔在桌子上,肥肠都上天了,“你tm骂谁麻辣个巴子的!”

  蓝祖旺蹭的站起来,“我又没骂你!”语气已经有些示弱了。

  “皇家银行是我们蓝家基业,你们每年的分红都是靠皇家银行发放,是你自己败光了,你怨得着谁!啊!

  皇家银行乃当年文定爷亲自建立,亲自提匾的,你竟然敢骂皇家银行,你信不信我叫你五叔过来,带你去宗人府走一圈!”

  “十亿!十亿行了吧!”听到宗人府,恭王顿时怂了。

  颍王立即坐了下来,加了块肥肠,吹去热气,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桌子下,九娘娘对颍王挑了挑大拇指。

  颍王还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是帮着外人坑自己侄子,只是这侄子太不是个东西,如果他表现地温良恭俭一些,自己也至于这样。

  恭王看了看自己的爱妃,也明白过来,自己是被伯父坑了,这人虽然行为不端,但说出去的话倒是认。

  “行行行,十亿就十亿,快点给钱吧!”反正他原来的预期也就是十亿。

  苏鸣鹤看向封寒,这十亿他也拿不出来啊。

  封寒笑笑:“王爷,您的恭王府我还没看过,这就让我付钱,是不是急了点,也许那处宅子不能让我满意呢。”

  “呵,你可着京城找,除了皇上的皇宫,还有哪处宅子能跟我的恭王府比!”败家子还很得意。

  苏鸣鹤平静道:“京溪园。”

  京溪园是京城首富冷衍在京城之西花费巨资打造的豪华住宅,据说规格只略逊皇宫。

  没人见过,也没有照片流出,因为京溪园周围的土地都是冷衍的,外人根本无法靠近京溪园,只有通过卫星可以看到一个大概轮廓。

  恭王被噎了一下,眨巴着眼睛,“谁说郊区了,乡巴佬而已,我不稀得跟他比,我说的是京城核心地段,谁能跟我恭王府比!”

  “元帅府。”苏鸣鹤淡然道。

  元帅府,就是蓝荆苓外公家,之前是皇宫的一部分,后来因为闹鬼,被皇宫隔了出去。

  几十年前宁大元帅建府,本着废物利用节约资源的心思,要了那处宅子,之后再也没有闹鬼传闻,世人皆称宁大帅气煞鬼神,人鬼莫敢近。

  当时的乡村比较愚昧,还有人把元帅画像贴在门上镇邪呢。

  蓝祖旺抽了抽嘴角,“那可是阴宅,别拿来跟我的恭王府比,想想都觉得鸡皮疙瘩直掉,苏老,你别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十亿,一个子都不能少,鹿,鹿鼎伯是吧,什么时候看宅子,我给你打扫打扫~”

  明天就要上课了,不过上午只有黄传睿的课,请假不是问题。

  “明天上午怎么样。”

  “可以!”说完蓝祖旺就带着妃子走了。

  而封寒也准备离开,走前对颍王和九娘娘千恩万谢,如果不是他们的面子,五个亿不是那么容易砍下来的。

  “那十亿你也买不起啊?”九娘娘还挺为封寒担心的。

  封寒淡定笑道:“明天看房子的时候,我就说他地面不干净,房子太老,安全隐患太多,砍价呗,争取把价格控制在5亿,对了,王爷,您知道他欠了多少赌债吗?”

  这个对他触摸到蓝祖旺的底线很重要。

  然而颍王摇摇头,“这个我还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原本想贷款10亿,皇家银行拒绝了。”

  封寒觉得应该没十亿那么多,他肯定预留了几个亿打算将来吃喝玩乐。

  封寒本来是打算回四合院那边的,不过中间接了个电话,是吴光景打来的,说是那个团伙已经被抓到了,钱追回来八千,现在就给封寒把餐费打过去。

  封寒笑道:“不急,社长不好意思啊,这两天有点私事在忙,本来说好讨论毛骗的事的。”

  吴光景:“没关系,那明天你能回学校吧。”

  封寒想了想,“我今晚回去吧,咱们碰一碰这个故事,明天我还是有事。”

  “好,那我现在就把人召集起来,大家都干劲十足呢!”

  封寒开车先回寝室,结果在寝室楼下看到一个久违的身影,高大,威武,粗糙。

  “泰山?”

  “封寒!”

  泰山夸张地冲过来,把封寒抱住。

  这一幕看得旁边路过的行人兴奋不已,两条大汉,厉害厉害!

  ps:这可是两章的量~还有一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