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文骚 > 第918章 不等了!

第918章 不等了!


  铁翼红心:十八岁的侯爷,我的天的啊,这跟霍去病也差不多了吧!

  墨:病病也是18岁呢。

  喵喵&咔咔:封寒怎么能跟霍去病比,我霍是民族大英雄,是靠战功获封的!

  鼠行天下:我封寒大神也不差啊,简直是全能型人才,文武双全,十八岁也不比谁差吧!

  君子哥哥的哥哥:我说什么来着,封寒大神肯定是根据皇上和公主真实的经历进行的改编!

  香辣小天使:希望大家关注《超速绯闻》的同时不要忘了,封寒大神还有一部《神笔马良》,制作太精良了,吹爆!

  猫咪在看书:已经看了啊,堪比华莱坞动画,超赞!

  现在《超速绯闻》蹭上了还珠公主和封寒封侯两个大热点,第二天的排片蹭蹭地涨,眼看着直奔20%的排片而去。

  不少人都说电影是沾了鹿鼎侯的光。

  就当人们以为封寒是标准男主模板,遇到什么事情都能顺心如意的时候,金手指文学奖让这种民众情绪降了降温。

  作为世界三大文学奖之一,虽然金手指的举办地是在大夏,不过评委都是国际文坛大师,对国内作家不会有特别偏袒,公平性并不曾被诟病。

  这次他们把奖项颁给了波斯女作家黛绮丝,鼓励她的作品中为东方女性呼吁平等的人性主义情怀。

  这一次,封寒的《老人与海》落选了!

  在国民心目中,《老人与海》的知名度和优秀程度都远超黛绮丝的作品,结果却落选了,结果却是老人与海落选了!

  于是又是一番舆情高涨,民众纷纷为封寒抱不平,认为是评委们因为封寒的年龄所以故意不给他奖,同时也带动了一波封寒图书的销量和电影的票房。

  担心这个自出道以来就一直顺风顺水的年轻人会受到挫折,华大学文学系教授肖博翰第一时间打来电话安慰他。

  “这种事一定要平常心,金手指我都入选十几年了,至今还没得过奖,我都没说什么,而且这次你的《老人与海》没得奖,但排名很高啊,下次还能接着评选。

  黛绮丝的这部《圣火令》是十年前写的,至今才获奖,并被世界大多数文学爱好者接受,这才是正常的传播速度,哪能都像你的作品似的,推出后就直接行销全球了。

  这次没选你,不是老人与海不够优秀,只是他们觉得黛绮丝这么多年了,应该获得一个奖项的激励。”

  封寒有点汗颜,“肖老师,我真的没事啊,我觉得没得奖才是正常的事,虽然我认为老人与海有得奖实力,但别人同样优秀,黛绮丝的书我也看的,她得奖我很为她开心。”

  “你能这么想就好了,我就是看舆论似乎有意引导,把这次事件说成你的重大挫折,怕你自己受不了这种舆论。”

  封寒嘿嘿一笑,“这些引导舆论的媒体估计都跟鼎尚传媒有关吧。”

  “哦,这个就不清楚了。”

  封寒是门清儿的,《惊天锤》的宣传遇到了还珠公主,进展艰难,而且看着超速绯闻的宣传如火如荼,他们有心无力,只好拿封寒开刀,宣扬封寒失败论,给同行制造一点麻烦。

  只是这点影响实在微乎其微,甚至还有反作用,很多观众因为封寒落选金手指,纷纷买票二刷三刷超速绯闻来支持他。

  电影圈,在同一档期,尤其是春节档这种能打出屎的超级热门档期,就算看着再平和友好,除非超速绯闻和神笔马良这种一母同胞的,基本都要互相倾轧,把对手的气焰打下去,你就有可能多获得一些排片,多一些排片,就会多很多票房。

  别说电影圈的同行了,就连鼎康看到这些新闻都很开心,他就怕封寒咔咔咔把三大文学奖都拿下,创作世界文学史上的神话,那自己岂不是要硬着头皮给他封个公爵。

  封寒没想到这老小子憋着坏呢,早知道就不把苹果送进宫了。

  次日早上,宫里来人送上了朝服,催促还珠公主进宫,老鼎康手够快的,一晚上就把公主服饰做了出来。

  公主朝服是传统服装,沿袭了前后宣的造型,还有头饰首饰配饰,穿戴起来很复杂,宫里派了老嬷嬷,不过苹果是在外婆唐可秀的帮助下穿戴整齐的,她像是比老嬷嬷还熟悉这套东西。

  苹果本就漂亮,穿上这一身正式服装,还简单化了妆,立体的五官轮廓毫无瑕疵,更加光彩夺目了。

  因为地方很近,不需要娇子,封寒亲自步行送妹妹进宫,另外还有嫂子曾乐心陪着,整的跟嫁姑娘似的,这段路还被清了场,防止有人偷拍公主的照片。

  曾乐心宽慰苹果,“现在看得出来,皇上非常疼爱你,为了你,他给几百万员工多放了一天假,让这些人都念你的好,却自掏腰包损失了几十亿。”

  苹果撇撇嘴,“烧包,把这些钱直接打我卡上多好啊!”

  封寒应和道,“就是,有钱烧的,这些钱要是能分我一半多好啊!”

  然后苹果封寒相视一笑,昨天兄妹之恋的尴尬似乎都随风而去了。

  把苹果送进宫门后,封寒最后道,“咱家离皇宫这么近,如果宫里有人对你不好,你站在宫墙上喊一嗓子,哥就带着嫂子们过来帮你,记得站稳了,别被风吹下来。”

  苹果:“你们不跟我进去吗?”

  封寒和曾乐心摇摇头,“今天是你和新家人团聚的日子,除了你爹,你名义上的妈,还有那么多母妃,太妃,弟弟妹妹,有你忙的了,这些我们都帮不上忙,所以,就送到这里吧。”

  苹果鼻子一算,就迈了进去,然后就看到皇上皇后一家人都在等她,除了太子,每个人都在对她笑。

  她回头,

  宫门已经紧闭,

  看不到封寒哥哥了。

  封寒跟曾乐心拉着手慢慢往回走,嘴里嘟囔着,“如果她不喜欢宫里,我一定要把她接回来!”

  曾乐心笑笑:“接回来做五夫人啊?”

  “那可不行,还有小舞姐呢,”封寒突然鼓起勇气,“我决定要跟老爸坦白了。”

  “你说真的?”曾乐心担心地问。

  封寒坚定道:“真的,我现在侯爵,正好有小舞姐的一席之地,我不要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