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巨龙巨龙 > 256.人王得利

  256.人王得利

  人王把主仆契约的精髓。深深地打入灭世龙龙魂魂线的每一分每一寸每一段。他在实验室整天就鼓捣这个了。

  没整好,他也不会把这危险玩意儿放在大魔君眼皮子底下,等他偷。

  他知道大魔君要灭世龙的魔魂,没人比他更清楚安波卡这女人的麻烦程度有多高,大魔君做救火司机做过两次就不耐烦,养她养了三天就头痛牙疼全身都难受,所以,大魔君急于摆脱那该死的魔咒。

  另外一方面,也是神族在逼。

  神族有计划困住安波卡不是一次两次,萨罗玛救得安波卡一回,并不一定能救得两回三回。

  所以,大魔君一探知灭世龙身上的魔性消除,就如人王所愿地用盗走魔魂。

  大魔君也是灵魂操控方面的高手,端看他在小黑袍冥王传人、海妖王、海王神身上动手脚,就可知其手法之精妙,那是天上地下没人能超出其右。

  萨罗玛清洗过灭世龙的魔魂,丝丝点点滴滴,毫不马虎,最后才郑重地拿这怨天恨地的万年憎恨之魂灵和爱之魔咒相冲,解咒。

  然而,他忘了。魔魂是灭世龙龙魂的一部分,不管他清洗多少回,只要它的本质还是龙魂,那么,主仆契约就永远不会消失。

  这种同根本源法则,哪怕是神也不能打破。

  除非他自己打造一头灭世龙,养出万年的怨恨,那么,新龙的魔魂与人王那头龙的就没有任何关系。

  这样解咒,不会有任何的后遗症。

  但是,萨罗玛没有耐性等上一万年,所以,他尝到了苦头,从万魔之主沦为新神王的契约奴隶。

  奴隶能反抗主人吗?

  不能。

  萨罗玛恨得牙根子都在抽,不得不带着剩余三位君主返回魔域。

  至于爱之魔咒味道好,还是主仆契约滋味妙,大魔君在地狱有漫长的时间来品尝比较。

  神王给魔族灭了,神族元气大伤,分外需要新生力来补充空神位。众神神殿诸多长老、大祭司喝了神水,圣水,摇身一变,成了真神。

  这群新神所做的头件事,那就是推选新神王。

  众望所归,人王获此殊荣。神后自然是龙神祭司这个不二人选,龙帝龙后就位,这才真正叫巨龙全族复兴。

  安波卡请求另选龙神祭司,伊曼霍里茨笑问为什么。安波卡道。她要去找他。这个他是谁,他们都知道。

  伊曼霍里茨的神情,还是一派可有可无的淡然,又问了一遍为什么。

  安波卡看着他,他真是完美得让人窒息,她垂下眼皮,道:“我怕自己会爱上你,伊曼。”

  伊曼霍里茨拿她没办法似地摇头轻笑,道:“你该知道自己的名望,这时候甩手不干,人人都会以为,我又把你怎么着了。”

  安波卡默然,她又自私了。

  伊曼霍里茨摆手,他知道她并非存心,登神位的事就这么定了。安波卡抱着小猫,不语。她需要时间,来冲淡这一切的身不由己。

  这时,走到神殿门边的人斜过身,侧头微笑,他道:“不过,我允许你去找他。”

  柔和的日光落在年轻君王的脸上。迷离又圣洁,安波卡笑起来,用力点头,扑过去,轻笑推他快督促新神们办差,小龙一早吓跑了。

  筹备神王婚礼期间,冥王来拜访。

  伽里芬多还是那样严肃威严,他的脸色却比前次见到时更苍白。他默默地看着她,很长时间都不说话。

  安波卡有点局促不安,他的注视里似乎隐藏着什么东西,让她不能对视。

  伽里芬多出声道:“你大可不必这么紧张,我来,只要你一句话。”

  “你,你说。”安波卡越来越不安,这是一种直觉。

  “你还爱你的骑士吗?”

  安波卡无声地点头,伽里芬多脸上多了一点表情,像是很高兴听到她这么肯定自己的心意。他取出一个灵魂瓶,悬空放置,里面装着细碎的金色魂魄。安波卡不太明白,又不敢相信。

  伽里芬多平静地说道:“他的。”

  安波卡脑海里的意识经受了一番狂风暴雨的洗礼,她微微伸出五指,却不能向前一厘米,她浑身都在战栗。

  伽里芬多把灵魂瓶推到她眼前,安波卡一把抢过来,双手抓紧瓶子,感动又感激,两眼婆娑。

  像是看她受的惊吓还不够,他又说道:“出征前就留下的,一直由那一位保存。不知道这一切是他的计划。还是他早已算到。我想应该都有可能。”

  安波卡瞪大眼,捂嘴,倒退数步,不敢置信,因为一种难以承受的害怕与惊恐,她松开了手,灵魂瓶掉在地上,咕噜噜地滚了数圈,在黑袍的黑靴边停下,不动。

  伽里芬多弯腰将它捡起,没有递送,他道:“我只有一个要求,拒绝神王的婚礼。”

  “什么?”

  伽里芬多笑笑,抬眼,淡漠地看着她,道:“我知道,你很重视你的卡卡,但,别人的心意别人的感情就可以随意践踏了吗?”

  安波卡急急辩解道:“和它无关,是我,都是我的错,也是我的主意。”

  “是吗?算计那一位,让他在暴风雨的前夜把你逐出师门。也是你自己的想法?”伽里芬多淡淡地讥讽道。安波卡不语。他又说道,“如果你决定了,那么,在那天早晨来找我。你知道,在什么地方。”

  伽里芬多很干脆利索地起身告辞,安波卡追上去:“伽里芬多,我不能一走了之,我和伊曼说好了,婚礼是必须的。”她恳求道,“他,他很好。我不能这样伤害他。”

  “安波卡,世上没有两全齐美的事。”伽里芬多回转身,冷淡地笑,眉梢微抬,带着刻在骨子里的骄傲与不妥协。

  婚礼结束,安波卡迅速开空间门冲向卡文特的精灵别墅。

  伽里芬多穿着修身精致的黑袍,轻倚高高的窗边,淡黄的日光在墙角拉出长长的黑影,这是一个人的世界,他在黑暗中期待光明,却与黑暗同化。

  “你来迟了。”年轻的黑袍举起手臂,轻轻地摊开,点点的金光化作星芒,消散在微微的风中。

  刹那,安波卡身心全空,闭眼,道歉:“对不起。”

  “对不起?”伽里芬多转过身,玩味的笑容里带着冰冷的残酷,“难道你要告诉我,你爱上了你的宠猫,感谢我替你做了决定?”

  安波卡看过去,因为背光的耀眼,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与眼神,这样更好,她才能更坦然地道歉,为骗他吃下魔药、许下不爱的誓言而道歉。她为了自己能够脱离他的爱情,不顾他的感受,欺骗他,利用他,而道歉。为所有的一切,道歉。

  伽里芬多笑了一下,转身摆手,不管她说得再动听,没了就是没了。

  不要以为他在玩什么偷梁换柱试探她的把戏,既然她更重视那位神王,那么,他也没必要替她保管情 敌的魂魄。

  “安波卡。诚实地说你恨我,会让人更相信。”

  “伽里芬多,你总是不相信,我告诉你的都是真的,伊曼他不仅引导我,还保护我,那些事,看起来像是他的决定,可实际上,只要形势所需,我也会那么做的。我并不是你以为的那样善良单纯。你该恨的人,真地是我。”

  黑袍没有再回头,他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光影中,安波卡轻轻地走到窗台边,慢慢地跪下,双手在干净无垢的地面上,徒劳无功地用力地收集那早已消失在空气中的魂晶。

  叭嗒,眼泪润湿阳台。

  对不起,沃森?梅洛朗,我不能背叛他第二次。

  那是第二个可以为她放弃生命的人,在她还没有意识到这世间存在另一种爱情的时候,他珍视她,守护她,包括她的爱情,所有的点点滴滴都是那样地叫人刻骨铭心。

  她宁可用一生来寻找她的爱人,也不愿再伤害那个人。

  “请原谅我。”安波卡望着晶亮的空气,在阳光下郑重地这么请求。

  风铃轻轻地、轻轻地飘响,似乎在回应着什么。安波卡轻轻地吻了吻冰冷的地面,随即起身,踏上征程。

  小龙说,魂光飞入魔域。

  她一定会找到他。

  魔域有十三万重天,要在这儿找一个被魔虫控制的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安波卡左手抱黑猫,右手捡石头子抛,她就是这样寻找方向。这天,命运指引她到魔军新兵训练营,恶魔们在夸耀他们的新统帅,又打了一次大胜战,神族根本不堪一击。

  魔女们在说,XXX简直就是战魔转世,他真是太帅了!

  安波卡心念一动,找到这个百战百胜的魔军统帅,年轻,俊朗,金发,蓝眼,又高又瘦,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微笑,和女人**时那醉眼迷朦性感得要死。

  可是,他不认识她。

  紫发魔女道:“统帅,你认识那个干扁丑八怪?”

  魔军统帅转头,看向酒吧门口的抱猫少女,上下打量,道:“小神女?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神族?!”所有人拿起武器,做势攻击。

  魔军统帅打了个帅气的响指,懒洋洋地说道:“怕什么,”他转头再看亚麻色长卷发的姑娘,不知是醉的还是一贯的作派,“嘿,小神女,你看起来很眼熟,前世我们见过?”

  噗——众魔狂喷,这搭讪词太老土了吧。

  紫发魔女恨恨道:“统帅,您上辈子是条虫!到处发 情的大 yin 虫!”

  魔军统帅推开身边的魔女,走到个头不到他前胸高的小姑娘旁,打转认了认,蓦地捏住她下巴,道:“喂,哭个来瞧瞧,我怎么记得你应该很爱哭?”

  安波卡露了个大笑脸,魔军统帅低念笑起来也蛮可爱的,那今晚就是你了。安波卡磨牙,猛地跳起来,手劈他颈背,打晕后,塞进储物空间戒,众魔惊惧,刹那无语。

  搓搓鼻尖底,安波卡翻开空间之书,连夜赶到魔王宫殿。布琳玛一看到她,就尖叫那个疯女人又来了。

  大小恶魔四下乱窜,安波卡搓搓鼻子,直冲魔王宝座,等着萨罗玛结束和x下魔女的情 事。

看过《巨龙巨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