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我在整合运动当长官的日子 > 第三章 多事之夏

第三章 多事之夏


  .........

  有希望伊丽莎白来的人,自然也有不希望她来的人,这里虽然是皇家学院,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在里面就读的学生全部都是贵族,倒不如说皇家学院本身的创立就是很久以前为了不让王国的人才外流到邻国高卢所创办的大学。

  当然能够考到这里,并且承担的起数目不小的学费的家庭,自然也不是什么普通的平头老百姓,家里最起码也是维多利亚所谓的中产阶级才是,不过贵族在这里自然也不少见。

  作为泰拉最顶尖的大学之一,皇家学院自然也不例外的科研被称为一座小城,学院于城市融为一体,没有校门和围墙,甚至连一个正式的招牌都没有,当然所有顶尖大学的学生基本上都有一个共同的困扰,那就是有时候上课要去的地方太远了。

  好在大学是有设立中央学院的,将所有三十八个学院全部包含在内的中央时,作为其中之一的万灵学院自然也在其中,当轿车换换的的驶入城区中心的中央学院时,即便已经见过许多次了,但是她还是会为街道旁那些修院式的中世纪四合院美丽与庄严而感到震惊。

  这里确实是维多利亚充满了浪漫气息的地方之一,不过那些东西看看也就可以了,说实在的其实没有什么实用性。

  继续往里面行驶,众多中世纪庄园中的一个异类,那里就是万灵学院所在的地方,克莱斯特教堂,若是放在以往,这座教堂里是不会有大学生的,因为学院中只有皇家学院的研究生,只是这次有些不同了。

  伊丽莎白整理了一下衣服,和缅希科一起往教堂里面走去,脸上洋溢的自信的笑容,然后推开了教堂的门。

  教堂的里的人并不多,情况也普通的教堂也稍微有些区别,大概是没有那种在神之前的庄严,都说维多利亚人都是虔诚的信徒,不知道为何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她才刚推进门,便有人迎了上来。

  “伊丽莎白,你终于来了!”为首的男人走了上来张开双臂,然后两人轻轻的拥抱了一下,只是礼貌性的拥抱,不过让旁边的缅希科看的倒是不怎么开心,只是这种事还是藏在心里就行了。

  男人是现任万灵学院的学生领袖,名字叫做爱德华,本来这次应该是让院长来的,不过院长先生并不在伦蒂尼姆,而是去了维多利亚的北部,即便想要回来也得需要一些时间才行。

  爱德华将伊丽莎白和缅希科向着前方领去,和伊丽莎白介绍那些今日过来的一部分研究员认识,来的人虽然不多,但是都是整个大学里赫赫有名的人物,还有一位便是伊丽莎白还在乌萨斯时便听说过他的名号的人。

  迎合的感觉稍微有些没意思,虽然是新入学,他的座位也被安排到了很前面的地方,本来是想把主座都直接给她的,倒是直接拒绝了,有些东西拒绝要比接受来的更好一些,不用太刻意的表现,虽然偏向于长老派那边,并且长老派也更好控制,但是究竟怎么站,其实还有待定论。

  若不是必须要要来参加这种无聊的应酬,她宁愿现在回到住所,再去仔细的看一遍早上传过来的那一段视频,关于龙门和那个袭击了她的城市的整合运动的视频,即便她并不排斥感染者,可是那些在她的心中就是恐怖份子,扰乱国家秩序的暴徒。

  .......

  三月十七日周日下午

  今天虽然是休息的时间,但是对于在这里工作的人来说,有一半是没有办法修复的,至少这周是这样的,把手上的工作处理完,浣生伸了一个懒腰,满意地把桌面上的一部分文件和平板电脑手机收进了抽屉里,然后再按照类型给还留在桌面上的文件以及书籍进行了一个分类,放在大腿上,操控着轮椅往那边放着文件的书架过去,最后整齐的摆放好,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了。

  这些事不用别人帮忙也可以做的很好,而且要是想拿高处的东西其实也很方便,魏彦吾前些日子刚好给他送了个书架过来,雷神工业特制机械书架,刚好魏彦吾的总督办公室放不下,一直积灰,前些天和他聊天的时候说到了这个方面,然后就给他送了过来。

  价格应该很贵,不过既然是白送,浣生当然不会拒绝,轮椅来到书架旁边的操控板上,很简洁的一个操控板,连接的是这台房间的主电脑,就算是在那边也能够操控。

  浣生在操控版面前停了一会,然后就坐着轮椅回到了他的办公桌旁边,熟练的打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了药水,仔细地滴入了自己的眼睛里,轻轻的眨了眨,然后放了回去。

  一直盯着文件和屏幕看其实是蛮折磨的一种事,当然有一部分是因为他身体比别人若一些的原因,不过看的久了,双眼有些发红也是正常的。

  探出身去啪的一下把电脑给关掉,按住了轮椅的启动按钮,慢悠悠地往门那边开去,他打算去外面溜达几圈,吹吹风,看看风景,算是休息的同时放松一下眼睛的肌肉,走的时候他还顺便从冰室里拿出了一瓶饮料,是炎国特产的绿茶饮料,和泡出来的茶味道完全不同,却又有一些相似,他还是蛮喜欢的。

  哼着小歌,按了下电梯,然后开了进去,电梯下去的时候遇到了好多的下属,每个都和善的打了打招呼,已经是一个习惯了,这些下属对他的印象也不和其他的干部一样。

  轮椅在行政区的街道慢悠悠的前进着,他就靠在上面,周围什么人都没有,即便只要遇到人都会和他打招呼,但是在这稍微有些冷清的街道中,看起来却是格外的寂寞。

  地面稍微有些颤抖,耳边的轰鸣声也从未断绝,抬起头往旁边望去就能看到比这里还要高许多,还要庞大许多的龙门的一部分轮廓,然后他决定去城墙上看一看,虽然路程会有些遥远,不过应该能够在天黑的时候抵达那里才对。

  喝了一口饮料,把瓶盖拧了上去,手掌因为有些用力稍微有些灼烧感,低头看了一下轮椅的控制面板确认了一下能源是否充足,确认完之后,按了一下旁边的按钮,轮椅稍微加速了一些,不过就算是加速,也不过是要比走路时稍微快那么一丢丢而已。

  下午空暇时间大概就会在这件事上全部消耗掉才对,不过对于现在无聊的他来说也算是一个消磨时间的办法,而且还是一个极快就能消磨掉时间的办法,从上周第一次尝试这样做开始他就知道了。

  时间和在路上的他一样慢慢的前进着,只是他停下来的时候,时间还在慢慢的走动着,只不过最后这段路需要别人来搭把手才行,然后就有一个近卫部队的士兵过来推着他走上了城区的围墙上,还没答谢便已经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行政区的警卫是由塔露拉的部队亲自负责的,在特殊作战部队雪怪离开以后,便由近卫队独自负责行政区的安全问题,而且所有部署都是由塔露拉自己来的,并没有让他插手。

  时间已经晚了,上方天空的光明渐渐黯淡,暮色渐红渐深,城区中的灯在时间到时同时亮了起来,依然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远处龙门上城区的高楼闪烁着的事豪华的霓虹灯,不过最让人炫目的还是天边的那一轮还未落下的红日。

  浣生的眼睛眯了起来,感觉着那一丝丝的热量逐渐在空气中散掉,不禁想起了三个月之前还坐在病床的上的自己,只不过那个时候的自己腿倒是还能走,就是身体还要再虚弱一些罢了。

  醒来到现在算算时间已经三个月多了,从罗德岛再到整合运动,再走到现在的一步也是经历了许多,连自己的腿都暂时没有办法行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很多事似乎也明了了一些,当然关于那些东西依然是别人所记载的事,到底不是自己想起来。

  在来龙门之前他专门把那个芯片中的资料看了,说实话第一次知道那些消息虽然震惊,但是却稍微有些在他意料之内,这具身体的特殊性其实在这些时间中他也搞明白了不少,没有种族特诊这是毫无悬念的,即便是被侵蚀弹击中,也只有腿部的伤口能够检测到源石于体细胞的融合,不过很多的东西在整合运动只有他和研究院的核心成员知道。

  自己种族应该可以单纯的称之为人,至少在他的认知中是这样的,不过队伍中的其他人倒是并没有这个概念,只是觉得游戏奇怪罢了,还有会觉得他的身体强度相较于正常的种族来说确实太过于弱小。

  每个种族都有他的特别之处,与他们的能力也有密切的关系,例如塔露拉,又或者是霜星,不过他倒是也没有找到自己有什么特别的能力,唯一的能力大概就是不容易被感染了。

  说实话他有些找不到自己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了,大概是记忆的长度并不够久,目标也容易遗失掉,又或者是单纯的无聊,这样的生活其实也并不无聊,身处高位,也有了不少朋友,只是按照这样的做法,帮塔露拉报仇大概是做不到了。

  红色的线和黑色的融为了一体,天空像是开始褪色一般,从他的身后最远处开始一点点的变淡,然后失去了颜色,最后那些红色再次潜入地面。

  城墙上的风比刚才稍微大了一些,唯一的暖意也变成了荒野中的凉风了,怀中瓶子里的饮料也早就在路上被他喝完了,拧开一下用力倒了几下,滴落了几滴下来落到嘴里,有些独特的甜味在嘴里蔓延,然后立马分散开来。

  他的模样看上去有些莫名的孤单,这是所有在暗处保护他的人这个时候共同的想法,明明一切都非常的顺利,可他看上去还是像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一样,耷拉着肩膀,坐在那里吹着一点点变冷的风。

  到现在只过去了半个月,情况似乎维持着现状,却又有了一些改变,但是身边的人倒是少了许多,应该说是关系好的人吧。

  特殊作战部队雪怪在十天之前离开了切城,而作为部长的霜星自然要领导自己的队伍,乌萨斯和卡西米尔的战局开始发生了逆转,即便爱国者等干部在那里也是如此,帝国亲王率领的中央军在龙门出发之后的第三天抵达了西部的战场,虽然用了一些时间。

  中央军抵达的第二天,甚至都没有经过修整,乌萨斯重新将战线拉开了,而亲王所率领的中央军就像是一只发狂的熊一样,在破损的马圈中横冲直撞,整个西部战线除了爱国者的队伍,没有任何一个部队能够挡住他们的进攻,但是霜星出发的理由显然不会是这个。

  整合运动和军方合作时出了点问题,浮士德和梅菲斯特的在战区的位置被泄露了出去,遭到了乌萨斯军队的偷袭,毫无征兆,而且准备显然十分充足,战场上的通讯直接被黑掉了,用作侦察的无人机在同一时间遭到了毁灭。

  并且兵力也不是一个量级的,若不是梅菲斯特凭借着法术和浮士德配合下,那些人的第一波偷袭就足以让超过半数的人失去作战能力,并且西部战区都是林区,当然爱国者及时注意到这边的情况,赶过来了,只是就算是这样,浮士德和梅菲斯特的部队也被消灭了半数,尤其是梅菲斯特的亲卫,几乎全部阵亡在了第一波的袭击中。

  而他本人也因为中了一箭的同时法术使用过度,在成功撤退之后就陷入了昏迷状态,浮士德虽然没有受伤,但是两支部队也因为战损率超过了一半,被爱国者直接下令不允许参加战斗。

  同日下午,卡西米尔军方的一位高级将领遭到了无胄盟的刺杀,并且是在作战会议室中,被一支箭直接刺穿了头颅。

  消息传过来之后,霜星便自己找上了门来,让浣生允许她前去支援,这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在准备了一番之后,下午就直接出发了,只不过到哪里的时候,大概已经四月份了,不知道局势究竟会发展成什么样。

  而留学生们也一个星期之前,通过要分开前往不同国家的部队一同踏上了旅途,自治团的那些学生还有从各个部队挑选出来的人都去了,碎骨和米莎前往了哥伦比亚和莱茵集团进行三期的交付,而弑君者也去了维多利亚,鲍勃和亚当作为重装干部,出发去了玻利瓦尔。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在整合运动当长官的日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