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望古神话之选天录 > 2第124章

  刘秀哈哈一笑:“那一战,我也不过只是侥幸得上天相助而已。现在想来,依旧后怕得很。那么……”

  他突然望向王睦:“你此前身为侍中之职,应该见过王莽吧。以你观之,我相比于王莽何如?”

  王睦突然出神凝视着刘秀,良久,才轻声叹了一口气:“主公你……确乃天下英雄。但王莽,却已不能以世俗标准衡量了。若论才能,他胜主公十倍。”

  “十倍?”刘秀哑然失笑:“若是如此,为何王莽还会丢了那天下?”

  “因为……”王睦轻轻苦笑,眼神无奈:“因为天命在主公你的身上,而不在他。”

  “天命……在我的身上?”刘秀望着王睦,心下怦然一动。

  那是哥哥常说的一句话,可哥哥……却终究还是死在了宛城。而此前宛城的那些冰雹、断流的黄淳水,以及……昆阳城外落下的陨石……

  “难道……那真的不是哥哥?”

  刘秀以最低微的声音,喃喃自语着,手心已经沁出了汗。

  “那么……昔日我北上河北之时,你为何前来投我?当时天下群英济济,你为何认定了我便是身负天命之人?”刘秀深吸一口气,继续问道。

  “是老师在临终之前,让我这么做的。他说,要我一定要看到主公你取得天下的那一天。”王睦轻轻微笑,脑中又再次浮现起了老师的面庞。

  “你的老师,究竟是谁?”刘秀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追问道。

  “主公你难道直到今日,还未曾猜到么?”王睦笑了笑,抬起头望向刘秀:“他……就是王莽啊。”

  刘秀面容一愣,手中酒杯一时把持不住,滑落在了腿上,打湿了一片酒渍。

  他低下头,望着那酒渍,良久才抬起头,看着帐内仍在欢呼饮宴,酩酊大醉,无暇顾及到这个角落的众将,轻声向着王睦道:“那么……我就称帝吧。”

  第九十四章 贺新朝(终)

  更始三年六月,鄗城。

  登基大典已经结束,忙碌了一天的刘秀回到了自己的卧房之中,全身的骨头像是都要断了。

  一套又一套繁杂的礼仪,竟似比战场杀敌更让人疲累。

  可正当刘秀要就寝时,门外的一名侍女轻轻敲了敲门:“陛下,郎中令有要事求见。”

  “郎中令?”刘秀一愣,随后才想起那是自己今日刚刚封给王睦的官位。他原本已经疲累欲死,正要让侍女传话不见,心中却猛地一跳,想了想:“让他……去书房等我吧。”

  刘秀匆匆套上衣服,向着书房走去。当他走进书房时,看见王睦已经坐在了书房内等待,面上带着一丝古怪的微笑。

  “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你真有拿朕当作皇帝么?”刘秀低低抱怨了一句,在王睦的对面坐下。以王睦与他多年来亦敌亦友,牵扯不断的关系,自然不会真心不满,只不过是发泄一下今日的疲累罢了。

  “要听实话么?”王睦淡淡一笑:“我心中所效忠的人,我心中的那个陛下,自始至终,都只有老师一个啊!”

  刘秀面上那抱怨的不满神色渐渐收起,抬起眼望向王睦,表情凝重起来。

  他不知道王睦此刻对他说出这一番话,是为了什么。

  “你难道……是要刺杀我……朕……算了,还是我吧。真的很不习惯。”刘秀被自己弄得笑了起来,随意地摆了摆手。

  “当然不是。我早就说了,我已放弃杀你的打算了。今日,只是给你送一封信而已。”王睦笑着从怀中掏出了一方帛巾,递到了刘秀面前。

  “这是……”刘秀打开那帛巾,扫了两眼,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异常。

  他低下头去,仔仔细细地将那帛巾上的内容看了数遍,才抬起头,脸上已经冒出了汗珠:“这是……你的老师写的?”

  “是,在他临终之前,渐台之上。”王睦点了点头:“当时他是临时起意,手头也无笔墨,便只能以指尖鲜血书就。”

  “这帛巾上的内容,你可曾看过?”刘秀的面色凝重无比。

  “自然没有。”王睦微笑摇头:“老师既然命我交给你,我自然不会偷看。”

  “嗯……”刘秀低下头去,半晌才抬起头来:“那么……你今晚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

  “做完了。”王睦点点头,又重复了一遍:“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

  “好,我知道了。”刘秀沉默片刻:“那么,我便不送你了。”

  “还是派人送一下吧。我怕是……没什么可能自己离开了。”王睦笑了笑,随后嘴角流出了一股黑血。

  “你……你什么意思?”刘秀望着王睦嘴角缓缓流下的黑血,满脸震惊:“你服了毒?!”

  “是的,在来找你之前。”王睦点了点头,眼神已经开始涣散:“一杯很醇厚的毒酒。我算的时间还挺准,现在正要发作了。”

  “为什么!”刘秀激动地一把抓住了王睦的衣襟:“你为什么要服毒!”

  “记得一开始我对你说的话么?我所效忠的人,自始至终都只有老师一个。”王睦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我追随你,只是为了遵照老师的遗愿而已。如今,他要我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而我也不再有活下去的意义了。”

  “意义?”刘秀瞪大了眼睛:“你活着的意义,难道只为了他一人?你心里,没想过这个天下?”

  王睦微笑着摇头,口中流出的黑血越来越多:“我想看到的那个天下,是老师曾致力建立的那个天下。然而,老师已死,我的有生之年,都不可能再有机会看见了。既然如此,又何必眷恋?”

  “对了……”王睦看着刘秀呆滞的目光,艰涩道:“老师在临死之前,念了两句诗,豪气干云。直至今日,仍令我心折。现在,我将与老师一起,去践行那两句诗了。”

  王睦的声音越来越低,然而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浓。

  “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王睦口中,大股大股的黑血开始不停涌出,双眼也终于合了起来。然而他面上的微笑,却始终未曾消失。

  “王莽……王莽……”

  刘秀轻轻松开抓紧了王睦胸口的手,看着他的身体渐渐软倒在地上,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腔。

  “你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啊……”

  此时,刘秀只感觉自己后颈胎印处突然又发烫起来,他伸手摸了摸那胎记,想起以往种种经历。

  这一切似乎皆与后颈处的胎记有关……

  思索间,刘秀意识变的模糊,他仿佛看到那胎记变作了一团赤光,随后又幻化成凤凰,人形。

  冥冥之中,刘秀似乎听见一道古老的声音在耳边回响,渐行渐远……

  “天选者,受命于天!”

  后记

  门缓缓地打开,跪在大殿正中的黑衣人转过头,他的脸上有着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视之让人惊心。

  见到来人,黑衣人脸上露出一丝诧异,恭敬地叫了声:“大统领!”

  同样也是隐没在一身黑袍中的老者微微一笑,声音有些嘶哑:“轩月,这几日的责罚,想来你也受了,心中可有悔过?”

  原来此人名轩月,他闻言垂头,半晌不语,继而才抬头道:“轩月不悔。”

  老者皱眉道:“当日我们的计划是强行登录秦始纪,借此逆冲本源世界,是你以一己之力反对,拍了胸口保证说用这种不显山不露水的方法能骗过天选者,整个组织为此争了三天,才同意抽取秦始纪后两千年一个愤怒青年的意识,用你的意识投放术,影响王莽,让他能改变历史走向,从而产生时空逆流。可到底功败垂成,难道你竟然没有一丝悔过之心么?”

  轩月不语,又过一会儿才轻轻道:“我们的世界被乾放逐,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回归本源世界,强行登陆,比平凡世界的改朝换代更加残酷,上亿计的生灵会因此失去生命,轩月从小修的心法是清静,实不忍见到这一情景出现。即便是逆冲成功,那么主世界的生民们也是我们的同胞,他们的牺牲与我们失去生命又有什么分别呢?而意识投射是相比之下较为稳妥和平和的方法,若让轩月再选一次,我还是会这样做。只是,我没想到,这一次的天选者事事布置在我之前,且不惜破坏时空规则,用外力保护天选者。”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望古神话之选天录》的书友还喜欢